登錄 注冊

人間詞話讀后感

時間:2020-01-15 讀后感 我要投稿

  詞,自古以來就是一種文化的詮釋,和詩歌一樣,它是我們華夏文化中一朵璀璨奪目的奇葩。下面是小編收集整理的人間詞話讀后感,歡迎大家閱讀參考,希望有所幫助。

  人間詞話讀后感1

  曾經,有“秋波橫欲流”“魂迷春夢中”的綺麗浮靡;亦有“無淚可沾巾”“飄零事已空”的悔恨悲戚;然后,有了“垂淚對宮娥”“回首恨依依”的亡國之哀。傾盡“一江春水”,換來牽機毒藥。

  南唐李煜。

  王國維謂:“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真所謂以雪書者也。”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一個筆力縱橫,他豪放超逸、恬淡曠達;“把吳鉤看了,欄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一個,筆力雄厚,他壯志難酬、慷慨悲壯。

  北宋蘇軾、南宋辛棄疾。

  王國維曰:“東坡之詞曠,稼軒之詞豪。”“讀東坡、稼軒詞,須觀其雅量高致。”“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

  “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他,至情的楞伽山人,面對富貴可以輕看,面對仕途亦會厭倦,面對凡能輕取的身外之物無心一顧,但,面對心與境合的自然合諧狀態,他卻流連向往。“如魚飲水,冷暖自知”,這才是他的《飲水集》。

  滿清納蘭性德。

  王國維評:“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

  王國維是中國近代杰出的學者,在文學、美學、史學、古文字學領域的成就極為卓著。他的《人間詞話》一書,突破了傳統文化思想的束縛,用新的思想與眼光去鑒賞詞話。

  “境界”,是《人間詞話》的核心——“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詞以境界為上;有境界自成高格,自由名句。”由此觀之,“境界”才是根本,只有根深方可葉茂。恰如國畫一般,意在“神”,所以王國維說“詞之雅鄭,在神不在貌”。

  人間詞話讀后感2

  《人間詞話》是王國維所著的一部文學批評著作。該作是作者接受了西洋美學思想之洗禮后,以嶄新的眼光對中國舊文學所作的評論。表面上看,《人間詞話》與中國相襲已久之詩話,詞話一類作品之體例,格式,并無顯著的差別,實際上,它已初具理論體系,在舊日詩詞論著中,稱得上一部屈指可數的作品。甚至在以往詞論界里,許多人把它奉為圭臬,把它的論點作為詞學,美學的根據,影響深遠。王國維的《人間詞話》是晚清以來最有影響的著作之一。

  翻閱《人間詞話》,不難發現王國維讀了很多書,寫了許多書的評論,也因此《人間詞話》被譽為文學批評著作,但是我猜測,人間詞話只是王國維先生的讀書筆記而已。他讀一本書,摘抄語句,發表自己的感想,一開始也許他只是寫給自己看的,但是記錄著記錄著,由于見解獨到,有理有據,就成了一本評論著作。

  由于我的文學功底的缺失,對本書中的一些文章有的是一知半解,有的是似懂非懂,有的則完全不知所云了,唯一記得最牢的是書中最有名的一段話: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罔不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忘盡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界也。這段話由三首詩中的三個句子組成,所表達的本意與王國維想表達的意思相去甚遠,但是經王先生一組合,表達了他認為的境界,卻也相當合理,可見王國維先生文學創新的能力很高。而其中所傳達的,對我們也有不可否認的現實意義。

  在我看來,第一境,就是說…………立志,或者說清楚明白自己要怎么走。【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就是說你得知道你現在研習的這門功課,到了后面到底能學成什么樣,你得怎樣學到那樣的程度,對自己攀登的這一條路有著清晰的了解。第二境,就是積累。積累自己的知識,積累格律音韻的發展歷史和各個時期的理論,積累詩才和典故,積累講故事的竅門橋段和閱歷……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一輩子都在這一境晃蕩,修煉到第二境巔峰的人就可被稱作大師矣。第三境,就是頓悟。在一瞬間明白自己這門功課的本質,將自己所積累的一切知識融會貫通,從此再不被束縛,隨心所欲,自在揮灑,即孔子言:“隨心而不逾矩”是也。所謂的不被束縛,不是說可以亂來,而是說徹底梳理建立完自己的理論體系后,一切逾距的行為根本不會在身上出現。那些不對的東西自然會覺得丑陋,而絕不會出現。

  書中這樣說道:“東坡之詞曠,稼軒之詞豪。無二人胸襟而學其詞,猶東施之效捧心”。的確,蘇東坡和辛棄疾的詞能夠達到如此高的成就,并不僅僅是展現出的詞那樣簡單。能夠寫出這樣的詞,除了有運用文字的功力,還有他們淵博的學識和寬廣的胸襟。想要達到如此成就的人,若只是去效仿他們作出的詞,而沒有去積累知識拓展視野的話,那果真是東施效顰,不能達到目的。問題也就會變得更加復雜倘若我們腳踏實地的來完成自己的學習過程,其對我們的回報我相信不僅僅完成的喜悅。更多的可能是成就感!

  書中說“詞之忠實,不獨對人事宜然。即對一草一木,亦須有忠實之意,否則所謂游詞也”。“忠實”有忠厚老實、忠誠實在之意。對人事的忠誠態度,這一直是我們強調的。忠于他人,不瞞騙,不欺詐,這是最基本的做人準則,也是大家從小就了解的。然而,對草木這些沒有人事互動的自然景物,要本著如此的忠實態度,的確還沒有太重視。聽過很多人的寫作過程,大家都比較習慣于借景抒情。或許,當大家增加對萬物自然本色的重視,堅持尊重自然的情境,以本色為上,再加以自己情感的文字,兩者相融,一定會有更多令人稱贊的作品出現。一草一木的原有本色,有不一樣的光彩。同時,忠實于自然,也要忠實于人事,忠誠得對待他人,這是一直不能撇下的做人準則,對人對物對文,“忠實”二字不可拋。

  如今走入大學,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告誡我們要懂得為人處世,這不是教我們處心積慮,而是讓我們明白人與人交往有必須堅持的準則和不能碰觸的原則。所以如今讀完《人間詞話》,看到王國維先生對詞話的評判,就自然聯系到了人事這一面。其實對詩詞的要求,何不就是對詩人詞人的要求呢?詩人詞人對作品的態度,又怎不能體現出他們對萬事處理的心態呢?對萬事的處理又怎會不包含對人事的處理呢?也就是順著這條思路,我便有了這些感想。或許我的讀書感想并不是大部分讀者的感受,但“一百個讀者心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同一本書在不同的人心中會與作者產生不同的“共鳴”,而我的反應就是這些文字。寫詩作詞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為人處世也不是一門淺顯的學科。我認為,在我們的創作過程和學習過程里,也就摻雜著對人事的看法和體悟。學好學校里的課程,不僅可以增長學識,加深內涵,寬廣胸襟,也可以將我們塑造成一個個“有情有義”“有人情味”的人。對一個社會人而言,這是多么基本的標準,然而如今這樣的人已十分珍貴。我們是小文人,更是社會人。

  人間詞話讀后感3

  詞,自古以來就是一種文化的詮釋,和詩歌一樣,它是我們華夏文化中一朵璀璨奪目的奇葩。喜歡古老的中國文化,更喜愛精美絕倫的詞,因而愛上了《人間詞話》。

  在細雨紛紛的暮春,最愜意的莫過于手捧書卷,憩于窗欞之旁,沏一壺香茗,享受極致的幽雅。好茶美景,名書在懷,實是人生一大樂事!細品《人間詞話》,讓靈魂在古詞中得以沖滌,然后緩緩地,帶著清新的心情,讓蟄伏的心靈重新煥發活力。

  境界,是王國維先生最為看重的一個詞語,也是全書的核心。“有境界自成高格,自有名句。”此言一出,如金石擲地。若無青蓮居士的曠達之境,怎會有“西風殘照,漢家陵闕”的千古氣象?若無歐陽修深沉之境,怎會有“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無關風與月”“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的慨嘆?若無稼軒的豪放之境,怎會有“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的塞上絕唱?若無李后主幽婉之境,又怎會有“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幽怨之曲?

  在《人間詞話》中古人造境不外乎以下三種:“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境雖過于平直,然登高遠望,無遮無攔,妙在深遠、曠達。凡造此種境界必以氣象取勝,無大胸襟,大豪氣難以為之。“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西風殘照,漢家陵闕。”是也,讀罷令人神清氣爽,胸襟開闊。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境雖有些柔弱,然感觸細膩,凄婉動人,妙在情真、意切。凡造此種境界必以性情取勝,無細致的感受,癡迷的情懷難以為之。“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是也,讀罷令人柔腸百轉,纏綿悱惻。

  此二種境界易造,古詩詞中出現也最多,若論造境之難,之高妙當在第三種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境之妙在于“頓徹”,要入乎物中,又要超然物外,無宇宙間的大智慧而不可得。或許唯“靈性”二字可當之。凡含此境之作必為神品。“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是也。

  造境之種類有三,造境之法卻只有一個“真”字。“境非獨謂景物也,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否則謂之無境界”。

  欲成大事者,必須下定決心在自己的路是一直走下去,披荊斬棘,百折不回。然而第三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卻具有更豐富的內涵。是的,成功的靈感是一個不速之客,它永遠在不經意間光顧,如電光乍現。然而將這句話細細品呷,仿佛又能讀出一種超脫成功的喜悅,透著一絲智慧的禪意。

  忘不了李后主之詞——那以血形成的書成的文字。在他的筆下,詞不再是風月筆墨,而是生命與亡國之恨的長吟。“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李煜的詞之所以扣人心弦,是因為無論順境逆境,他都保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國破家亡,從君主淪為階下囚的命運不但沒有吞噬他的赤子之心,反而使他的性情愈發純粹,而他的痛苦也愈發深刻。“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這份深切的亡國之痛,也許深深觸痛作為前清遺老的王國維先生,在他的內心引起了激烈的共鳴。作為前清遺民,眼看國運日下,世道蒼涼,王國維先生卻只能是徒有心焦,也許他也曾感慨過“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也許他也想褪下長袍馬褂,換上盔甲,一如東坡筆下“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保家衛國。

  在昆明湖畔,王國維先生縱身一躍,帶著一腔的熱血以及滿懷的無奈與憤懣,在年富力強之際早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令人扼腕嘆息。也許那人心動蕩的民國亂世,無從存放他的信仰,只有那方悠悠清泠的湖水,才是那顆赤子之心安眠的歸宿。我輕撫書冊,昔人已去,然而這由幾十條短句組成的著作,仿佛珠玉之聲,在每個愛詞者耳畔輕奏。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

河北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