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公羊傳》定公「元年~十五年」

時間:2017-06-14 公羊傳 我要投稿

  ◎ 定公元年

  春王。定何以無正月?正月者,正即位也。定無正月者,即位后也。即位何以后?昭公在外,得入不得入未可知也。曷為未可知?在季氏也。定、哀多微辭,主人習其讀而問其傳,則未知己之有罪焉爾。

  三月,晉人執宋仲幾于京師。仲幾之罪何?不蓑城也。其言于京師何?伯討也。伯討則其稱人何?貶。曷為貶?不與大夫專執也。曷為不與?實與而文不與。文曷為不與?大夫之義,不得專執也。

  夏六月癸亥,公之喪至自乾侯。

  戊辰,公即位。癸亥,公之喪至自乾侯,則曷為以戊辰之日然后即位?正棺于兩楹之間,然后即位。子沈子曰:“定君乎國,然后即位。”即位不日,此何以日?錄乎內也。

  秋七月癸巳,葬我君昭公。

  九月,大雩。

  立煬宮。煬宮者何?煬公之宮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煬宮,非禮也。

  冬十月,隕霜殺菽。何以書?記異也。此災菽也,曷為以異書?異大乎災也。

  ◎ 定公二年

  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辰,雉門及兩觀災。其言雉門及兩觀災何?兩觀微也。然則曷為不言雉門災及兩觀,主災者兩觀也。時災者兩觀,則曷為后言之?不以微及大也。何以書?記災也。

  秋,楚人伐吳。

  冬十月,新作雉門及兩觀。其言新作之何?修大也。修舊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不務乎公室也。

  ◎ 定公三年

  春王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

  三月辛卯,邾婁子穿卒。

  夏四月。

  秋,葬邾婁莊公。

  冬,仲孫何忌及邾婁子盟于枝。

  ◎ 定公四年

  春王二月癸巳,陳侯吳卒。

  三月,公會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婁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婁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

  夏四月庚辰,蔡公孫歸姓帥師滅沈,以沈子嘉歸殺之。

  五月,公及諸侯盟于浩油。杞伯戊卒于會。

  六月,葬陳惠公。

  許遷于容城。

  秋七月,公至自會。

  劉卷卒。劉卷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我主之也。

  葬杞悼公。

  楚人圍蔡。

  晉士鞅、衛禮圄帥師伐鮮虞。

  葬劉文公。外大夫不書葬。此何以書?錄我主也。

  冬十有一月庚午,葬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伯莒,楚師敗績。吳何以稱子?夷狄也,而憂中國。其憂中國奈何?伍子胥父誅乎楚,挾弓而去楚,以干闔廬。闔廬曰:“士之甚,勇之甚,將為之興師而復仇于楚。”伍子胥復曰:“諸侯不為匹夫興師,且臣聞之,事君猶事父也。虧君之義,復父之仇,臣不為也。”于是止。蔡昭公朝乎楚,有美裘焉,囊瓦求之,昭公不與,為是拘昭公于南郢數年,然后歸之。于其歸焉,用事乎河。曰:“天下諸侯,茍有能伐楚者,寡人請為之前列。”楚人聞之怒。為是興師,使囊瓦將而伐蔡。蔡請救于吳,伍子胥復曰:“蔡非有罪也,楚人為無道,君如有憂中國之心,則若時可矣。”于是興師而救蔡。曰:“事君猶事父也,此其為可以復仇奈何?”曰:“父不受誅,子復仇可也。父受誅,子復仇,推刃之道也,復仇不除害,朋友相衛,而不相旬,古之道也。”

  楚囊瓦出奔鄭。

  庚辰,吳入楚。吳何以不稱子?反夷狄也。其反夷狄奈何?君舍于君室,大夫舍于大夫室,蓋妻楚王之母也。

  ◎ 定公五年

  春王正月辛亥朔,日有食之。

  夏,歸粟于蔡。孰歸之?諸侯歸之。曷為不言諸侯歸之?離至不可得而序,故言我也。

  于越入吳。于越者何?越者何?于越者,未能以其名通也。越者,能以其名通也。

  六月丙申,季孫隱如卒。

  秋七月壬子,叔孫不敢卒。

  冬,晉士鞅帥師圍鮮虞。

  ◎ 定公六年

  春王正月癸亥,鄭游遬帥師滅許,以許男斯歸。

  二月,公侵鄭。公至自侵鄭。

  夏,季孫斯、仲孫何忌如晉。

  秋,晉人執宋行人樂祁犁。

  冬,城中城。

  季孫斯、仲孫忌帥師圍運。此仲孫何忌也,曷為謂之仲孫忌?譏二名,二名非禮也。

河北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