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穀梁傳》榖梁傳·哀公(元年~十四年)

時間:2017-06-14 穀梁傳 我要投稿

  ◇哀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

  夏,四月辛巳郊。此該郊之變而道之也。于變之中又有言焉: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志不敬也。郊牛日展角斗角而傷,展道盡矣。郊自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時也。夏四月郊,不時也。五月郊,不時也。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蓋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者也。郊三卜,禮也;四卜非禮也;五卜,強也。卜免牲者,吉則免之,不吉則否。牛傷,不言傷之者,傷自牛作也,故其辭緩。全曰牲,傷曰牛,未牲曰牛,其牛一也,其所以為牛者異。有變而不郊,故卜免牛也。已牛矣,其尚卜免之何也?禮,與其亡也,寧有。嘗置之上帝矣,故卜而后免之,不敢專也。卜之不吉則如之何?不免,安置之,系而待六月上甲始庀牲,然后左右之。子之所言者,牲之變也,而曰我一該郊之變而道之何也?我以六月上甲始庀牲,十月上甲始系牲。十一月、十二月牲雖有變,不道也,待正月然后言牲之變,此乃所以該郊。郊,享道也,貴其時,大其禮,其養牲雖小不備可也。子不志三月卜郊何也?郊自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時也。我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如不從,則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如不從,則以二月下辛卜三月上辛,如不從,則不郊矣。

  秋,齊侯、衛侯伐晉。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

  ◇哀公二年

  二年春,王二月,季孫斯、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取漷東田,氵郭東,未盡也。及沂西田。沂西,未盡也。癸巳,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于句繹。三人伐而二人盟何也?各盟其得也。

  夏,四月丙子,衛侯元卒。滕子來朝。晉趙鞅帥師納衛世子蒯聵于戚。納者,內弗受也。帥師而后納者,有伐也。何用弗受也?以輒不受也,以輒不受父之命,受之王父也。信父而辭王父,則是不尊王父也。其弗受,以尊王父也。

  秋,八月甲戌,晉趙鞅帥師及鄭罕達帥師戰于鐵。鄭師敗績。

  冬,十月,葬衛靈公。

  十有一月,蔡遷于州來。蔡殺其大夫公子駟。

  ◇哀公三年

  三年春,齊國夏、衛石曼姑帥師圍戚。此衛事也,其先國夏何也?子不圍父也。不系戚于衛者,子不有父也。

  夏,四月甲午,地震。

  五月辛卯,桓宮、僖宮災。言及則祖有尊卑,由我言之則一也。季孫斯、叔孫州仇帥師城啟陽。宋樂髡帥師伐曹。

  秋,七月丙子,季孫斯卒。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

  冬,十月癸卯,秦伯卒。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邾。

  ◇哀公四年

  四年春,王二月庚戌,盜弒蔡侯申。稱盜以弒君,不以上下道道也。內其君而外弒者,不以弒道道也。《春秋》有三盜:微殺大夫謂之盜,非所取而取之謂之盜,辟中國之正道以襲利謂之盜。蔡公孫辰出奔吳。葬秦惠公。宋人執小邾子。

  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晉人執戎蠻子赤歸于楚。城西郛。

  六月辛丑,亳社災。亳社者,亳之社也。亳,亡國也。亡國之社以為廟屏,戒也。其屋,亡國之社不得上達也。

  秋,八月甲寅,滕子結卒。

  冬,十有二月,葬蔡昭公。葬滕頃公。

  ◇哀公五年

  五年春,城毘。

  夏,齊侯伐宋。晉趙鞅帥師伐衛。

  秋,九月癸酉,齊侯杵臼卒。

  冬,叔還如齊。閏月,葬齊景公。不正其閏也。

  ◇哀公六年

  六年春,城邾瑕。晉趙鞅帥師伐鮮虞。吳伐陳。

  夏,齊國夏及高張來奔。叔還會吳于柤。

  秋,七月庚寅,楚子軫卒。齊陽生入于齊,齊陳乞弒其君荼。陽生入而弒其君,以陳乞之何也?不以陽生君茶也,其不以陽生君荼何也?陽生正,荼不正。不正則其曰君何也?荼雖不正,已受命矣。入者,內弗受也。荼不正,何用弗受?以其受命,可以言弗受也。陽生其以國氏何也?取國于荼也。

  冬,仲孫何忌帥師伐邾。宋向巢帥師伐曹。

  ◇哀公七年

  七年春,宋皇瑗帥師侵鄭。晉魏曼多帥師侵衛。

  夏,公會吳于繒。

  秋,公伐邾。

河北时时走势图